世界创业实验室 > 创业者区 > 青年创业  
 
创业指南 如何创业 创业经验 创业测试 创业者区 女性创业 青年创业 小本创业 二次创业 网上创业 创业故事 大学生创业 计划书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App拨号精灵创始人简晶谈互联网创业心得

2012-08-14 14:03 来源:世界创业实验室  

摘要:简晶是中国最早成名的一批程序员之一, 1992年在云南昆明明星公司推出“中国龙”1.0版时,简晶年仅23岁。

【世界创业实验室-讯】简晶是中国最早成名的一批程序员之一, 1992年在云南昆明明星公司推出“中国龙”1.0版时,简晶年仅23岁。

  在新一代的互联网江湖里,简晶的名字已经有些隐没下去。简晶是国内最早的综合网络休闲娱乐服务商联众游戏的创始人,2004年离开联众再次创业,后因对互联网极度失望不再创业,转作天使投资人。如今因为看到移动互联网的机会,再次创业开发了App拨号精灵。

  这个亲历过传统互联网萌芽初期时代、又正在经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老兵,对当下的创业有何心得与把握?在他看来,从2005年到2010年,中国的市场环境都不适合创业!直到移动互联网时代到来,巨头失去了垄断的土壤,真正的创业机会才来了。他说,以前创业是刻意去创业,现在创业是为了用户。

  《创业邦》采访了简晶。以下为简晶口述,创业邦整理:

  在做拨号精灵之前,我没想过要再创业,只是单纯地喜欢iPhone。我感觉当时App的开发环境特别像我们以前在电脑上开发软件时的环境,于是就想做个东西玩一玩,随便找了一个我在iPhone上感觉不舒服的切入点通讯录,因为我觉得iPhone的联系人管理用着太麻烦了。

  去年4月份,我就动手开发了拨号精灵的第一个版本,自己用了用,觉得还可以,后来给身边的朋友用,他们也觉得不错,于是我就把它放到了App Store上,没想到确实挺受欢迎,在没有任何推广的情况下,第一天就就有600多个下载。我意识到,这个市场需要这样一个软件。

  但我还是不觉得要再去重新创业,我只是想做一件自己喜欢的事情。我过惯了自由自在的生活,远离工作已经有几年了,再让我过朝九晚五的生活,能不能干得了我心里都没底。但当真正开始做事情的时候我才发现,内心对做事情的渴望远比过那种过自由自在生活的渴望更强。

  拨号精灵是我接触移动互联网以后的第一次尝试,现在把它当作创业项目在做,整个过程可以说是无心插柳。

  移动互联网找回激情

  离开联众之后的几年,我不太想去做具体的事。做过些天使投资,那时候的天使投资不像现在那么疯狂,现在好像已经成为了一个新兴的行业。我那时候做天使投资,因为没有经验,也没有投太多,只是在找一些自己觉得不错的非互联网行业在投。因为我不看好互联网这个行业,可以说在移动互联网出现之前,我越来越不看好这个行业。

  因为那个时候互联网属于巨头垄断的行业,不是创业者的天堂,根本就没有规范化的生态圈、生态链。即便再有想法,巨头随随便便就可以把你吃掉。没有资源,没有足够大的平台把事情推起来,做任何事情都是白做。在2005年到2010年这五年间,中国的整个互联网环境特别不适合创业。小团队、小公司要做事情难度很大,投资环境也不健全,很多规范没有形成,问题太多了。

  我在这期间做过社区、电商、图片分享,在做拨号精灵之前的最后一次创业是做图片分享网站逗秀网,那是在2009、2009年左右,但是太难了,中国的互联网创业环境太难了。直到移动互联网兴起,我才看到一线曙光。垄断的市场变好了,变革性的东西产生了,我突然发现,连微软倒掉的可能性都出现了,更不要说寄生在微软之上的软件公司,皮将不存,毛将焉附?当巨头失去了垄断的土壤,真正的创业机会也就来了。

  到了去年六七月份,用户数上了一个数量级,不再是几万,我的心态已经发生了变化,而且这种感觉从未有过。我以前创业是刻意去创业,包括做联众的时候也是真的想去做一家公司,抱着一定要把事情做成的心态。但是这次我没有这种压力,而是随着用户往上涨,心态随之调整。我做得越来越认真,慢慢就觉得凭我一个人的力量想要做好已经不太容易了。我可以继续凭兴趣去做,但是这样是对用户不负责任,于是我产生了认真地做这件事的想法。

  我做一件事情需要一个理由。一旦要做,那就认真做,不能有游戏的心态,不能随便做着玩。最终让我做创业决定的是用户。一开始是有人喜欢,到后来用户量越来越多。我得对用户负责吧?用户提的建议我得改一改吧?他们提的一些要求我得加进去吧?做着做着我就觉得这个东西不再是为自己而做,是为别人而做的。

  去年7月,创新工场的合伙人朗春晖通过微博找到了我。实际上微博我也是开着玩的,从没有想过弄一个大号微博。在做拨号精灵之前我对业界丝毫不关心,我的微博账号是在去年才注册的。郎春晖找我是因为她也下载了拨号精灵,用了以后觉得跟她的想法比较接近。我们第一次见面在中关村的车库咖啡,她觉得这是一件可以做大的事情。经过两三次的商谈,我决定进入创新工场。

  其实那段时间我想了很多。我的确是从做拨号精灵中找到了另外一种感觉。我发现在内心深处我还是一个技术员,虽然离开联众后也玩过几年,离开技术已经有十年左右了,但是当我再次接触技术的一瞬间,所有东西都回来了,好像我从来没有离开过,那些东西可能是被我刻意掩盖的。我最终决定跟随内心的指引,选择继续回到过去的生活方式,而不是去做一个旅行家,天天过着“另类”的日子。

  我并不认为这是一种创业的激情,而是做事情的激情。因为我觉得创业可能需要更为高远的目标,有坚定的决心非要做成一件事,而像我这个年纪,已经没有这种心气。我现在所拥有的,是我从年轻时代就烙印在骨子里的东西,就是去做一件我愿意去做的事情。能不能做可能是次要的,就算不成,我也很高兴。所以我当初就觉得,我要投入到这件事情当中,认认真真地、负责任地做一做。

  联众的教训

  1996、1997年,我们创业做联众的时候,中国互联网还属于一片荒芜。那时候做什么都是大量的机会,甚至搞几个域名,今天都有可能发了横财。但我们那时候更加茫然无助,没人能告诉我们一条路的前方是坦途还是陷阱。但是我们相信自己能做,那就做。这是对创业来说很重要的一种精神状态。

  这种荒芜现状的一个弊端就是没有参照。比如说我们被收购,公司到底应该卖多少钱,我们应该持有多少股份,这些我们都不了解。我们都是纯搞技术的,没有什么商业头脑,我们创业的时候很朴素的心态就是把事情做好,我们很幸运地也把事情做好了,但是由于商业上经验的欠缺,我们损失了很多个人的利益,而且更重要的是失去了在联众的发言权,以至于最后我们只能离开公司。我认为这是联众没有跟同时期的网易、新浪等其他公司一样做得那么大的主要原因。(注:1999年,联众被中公网以1000万人民币收购79%股份,鲍岳桥、简晶、王建华三个创始人均分21%的股份)

  联众的市场份额最后被腾讯挤占了。其实我本来是有一个措施的,但我这个措施不是应对腾讯的,是为了应对联众未来的发展,因为联众不可能永远停留在最早的产品形态上面,它一定要跨越。我当时就想,现在联众已经做了5年了,后面的5年,如果不跨越的话,突然出现一个跟你一模一样的东西,人家还比你有资源,怎么办?结果腾讯这样的公司果然出现了,如果你不去提前想,不去未雨绸缪,到时候再做准备就来不及了。

  事情是人做的,一旦人的力量产生不了的时候,事情很自然地就失去了价值。我一直觉得网易的丁磊是一个很有头脑的人,网易上市,他个人竟然持有50%以上的股份,这是很难做到的。在初期对价值的判断使得他以后把事情越做越好,因为他的决定是不会被否决的。不像我们,一旦把股份让出去,不管你是不是人才,公司的未来都不由你决定了。一厢情愿地想把事情做好,最后别人觉得没有必要、不用这样,你成了局外人。

  一件事情是因你而起,因为有你而有价值。如果因为一些错误的判断,或者错误地引入一些资源,而导致了公司方向产生偏离,甚至彻底地消失,这是对你之前构思的未来的一个否定。

  联众的这次创业经历告诉我,作为创业者一定要坚持自己,在认清自己能力的情况下,坚持自己的理想。不能轻易被别人或者外部原因所左右或者摇摆,因为创业的过程肯定会遇到很多困难,这时候就需要有一颗强大的内心,坚持下去。这个事情对我的积极影响可能就是怎么在创业初期做好一个正确的价值判断。

  和时间赛跑

  屁股决定脑袋,人在哪里你就是什么人。创业的人就需要有归零的心态,可以带进来你的经验和能力,不能把过去的意识也带进来。况且我就算再厉害也是原来厉害,不代表现在厉害。所以我跟现在的这些年轻人在一起,不能说我原来有多厉害,今天就没压力了,我压力反而更大。我可能因为有一些更好的经验,能够知道怎么样做得更好,但是我的精力和身体真的比不过他们了,有一段时间我都感觉自己是在拼命。

  因为编程真是一个体力活,到了我这把年纪,精神上、体力上比不了从前了。现在对我来说,加班已经是家常便饭了,我回到家最少也要工作到11、12点。其实真正的困难不仅仅是编程的过程,编程的过程就是一旦想明白了就编完了,最痛苦的是想明白这个过程,其次是编完了以后的检验过程。比如我花三天构思明白,编程我可能半个钟头就编完了,但是编完我还要再花一到两天来检验,验证我编的东西跟我想的是不是一回事儿。

  整个过程可能要花一个星期的时间,这个过程是很痛苦的。普通的编程人员只需要经历那半个小时的编程时间,不需要经历构思和验证那两步。看起来我好像很轻松,告诉别人需要这样、需要那样,但是在这背后,我可能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在构思和验证。拨号精灵的整个产品,所有的功能、每一个环节我都需要这样去做一遍。

  你觉得一个人熬得住吗?但是我就必须得这样熬。年轻的时候我是可以熬的,现在可能很多年轻人也是在这样熬。如果他们不熬,我还没压力,但是他们一旦开始熬而我又熬不过他们的时候,我怎么办呢?所以说这个世界永远是年轻人的世界。从做拨号精灵到现在,这一年来我瘦了10公斤,尤其是从今年开始这半年,熬的比较多一点。现在拨号精灵在iOS上已经发展到400万左右用户了,而且这段时间正好是我们新版的一个比较关键的时刻。白天有一些杂事也要去处理,真正能静下心来去写代码,只有晚上在家里,甚至是九十点钟以后,才可以认认真真地完全投入。

  我现在还有另外一个问题。年纪大了会健忘,发现某个小问题,必须马上把它改掉,要不然到第二天想不起来,很有可能就会成为以后一个致命的bug。晚上编程一开始做,基本上两三个钟头就做完了。试一试,有可能突然发现一个小问题,不改不行。所以我经常发生的情况就是,发现了一个小问题,马上又开始做,又过了两三个钟头,然后紧接着又是一个小问题,一看表已经是凌晨五点了。年轻的时候,过几年这样的日子都觉得还能挺住,但是年纪大了以后,这样搞几次我就受不了了。

  现在新技术层出不穷,就算不去学,我也要去了解它。比如说现在有一个什么最新的技术,但是我从前没做过,那我可能至少会花两三天的时间去研究它,然后去写代码来验证它,通过最终的验证得出我是不是可以掌握这项技术。这项工作有时候也是需要熬夜的,幸好我现在不是需要所有都精通。我觉得一个真正好的产品经理、程序员,最大的能力是要善于借力打力,而不是做什么东西都是像开疆拓土一样重头来。

  我最早是做操作系统的,做完操作系统以后出来做联众。(注:简晶是中国龙DOS操作系统的开发者)很多人觉得我应该继续做操作系统,或者说应该做更大的事情,怎么会去做小游戏,小游戏没什么前途,对我表示怀疑。但是,联众最后做成了。现在也有人会说,像游戏这么赚钱的事情,你又有经验,为什么不接着做游戏呢?我觉得人这一辈子就几十年,除非做一件事却可以做到很伟大,最后变成世界巨头,成为一个伟大的人,那是很好的,但是如果做不到那个程度,完全可以多尝试尝试,不要在一个泥潭里不断地来回滚。

  联众的创业经历教会了我坚持,知道有些事情必须要去做,不管它再辛苦,眼前觉得再无聊、再没有意义,甚至被别人诟病或者不理解,还是要去做。对一件事要求细微的程度,说明对事情认识的细微的程度,一个被忽略的很小的细节,都有可能决定产品的成败。为什么成功的总是少数呢,就是因为少数人把一些多数人不愿意做的事情做了。【转载务必注明:世界创业实验室-elab.icxo.com】

  【世界创业实验室-讯】简晶是中国最早成名的一批程序员之一, 1992年在云南昆明明星公司推出“中国龙”1.0版时,简晶年仅23岁。

  在新一代的互联网江湖里,简晶的名字已经有些隐没下去。简晶是国内最早的综合网络休闲娱乐服务商联众游戏的创始人,2004年离开联众再次创业,后因对互联网极度失望不再创业,转作天使投资人。如今因为看到移动互联网的机会,再次创业开发了App拨号精灵。

  这个亲历过传统互联网萌芽初期时代、又正在经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老兵,对当下的创业有何心得与把握?在他看来,从2005年到2010年,中国的市场环境都不适合创业!直到移动互联网时代到来,巨头失去了垄断的土壤,真正的创业机会才来了。他说,以前创业是刻意去创业,现在创业是为了用户。

  《创业邦》采访了简晶。以下为简晶口述,创业邦整理:

  在做拨号精灵之前,我没想过要再创业,只是单纯地喜欢iPhone。我感觉当时App的开发环境特别像我们以前在电脑上开发软件时的环境,于是就想做个东西玩一玩,随便找了一个我在iPhone上感觉不舒服的切入点通讯录,因为我觉得iPhone的联系人管理用着太麻烦了。

  去年4月份,我就动手开发了拨号精灵的第一个版本,自己用了用,觉得还可以,后来给身边的朋友用,他们也觉得不错,于是我就把它放到了App Store上,没想到确实挺受欢迎,在没有任何推广的情况下,第一天就就有600多个下载。我意识到,这个市场需要这样一个软件。

  但我还是不觉得要再去重新创业,我只是想做一件自己喜欢的事情。我过惯了自由自在的生活,远离工作已经有几年了,再让我过朝九晚五的生活,能不能干得了我心里都没底。但当真正开始做事情的时候我才发现,内心对做事情的渴望远比过那种过自由自在生活的渴望更强。

  拨号精灵是我接触移动互联网以后的第一次尝试,现在把它当作创业项目在做,整个过程可以说是无心插柳。

  移动互联网找回激情

  离开联众之后的几年,我不太想去做具体的事。做过些天使投资,那时候的天使投资不像现在那么疯狂,现在好像已经成为了一个新兴的行业。我那时候做天使投资,因为没有经验,也没有投太多,只是在找一些自己觉得不错的非互联网行业在投。因为我不看好互联网这个行业,可以说在移动互联网出现之前,我越来越不看好这个行业。

  因为那个时候互联网属于巨头垄断的行业,不是创业者的天堂,根本就没有规范化的生态圈、生态链。即便再有想法,巨头随随便便就可以把你吃掉。没有资源,没有足够大的平台把事情推起来,做任何事情都是白做。在2005年到2010年这五年间,中国的整个互联网环境特别不适合创业。小团队、小公司要做事情难度很大,投资环境也不健全,很多规范没有形成,问题太多了。

  我在这期间做过社区、电商、图片分享,在做拨号精灵之前的最后一次创业是做图片分享网站逗秀网,那是在2009、2009年左右,但是太难了,中国的互联网创业环境太难了。直到移动互联网兴起,我才看到一线曙光。垄断的市场变好了,变革性的东西产生了,我突然发现,连微软倒掉的可能性都出现了,更不要说寄生在微软之上的软件公司,皮将不存,毛将焉附?当巨头失去了垄断的土壤,真正的创业机会也就来了。

  到了去年六七月份,用户数上了一个数量级,不再是几万,我的心态已经发生了变化,而且这种感觉从未有过。我以前创业是刻意去创业,包括做联众的时候也是真的想去做一家公司,抱着一定要把事情做成的心态。但是这次我没有这种压力,而是随着用户往上涨,心态随之调整。我做得越来越认真,慢慢就觉得凭我一个人的力量想要做好已经不太容易了。我可以继续凭兴趣去做,但是这样是对用户不负责任,于是我产生了认真地做这件事的想法。

  我做一件事情需要一个理由。一旦要做,那就认真做,不能有游戏的心态,不能随便做着玩。最终让我做创业决定的是用户。一开始是有人喜欢,到后来用户量越来越多。我得对用户负责吧?用户提的建议我得改一改吧?他们提的一些要求我得加进去吧?做着做着我就觉得这个东西不再是为自己而做,是为别人而做的。

  去年7月,创新工场的合伙人朗春晖通过微博找到了我。实际上微博我也是开着玩的,从没有想过弄一个大号微博。在做拨号精灵之前我对业界丝毫不关心,我的微博账号是在去年才注册的。郎春晖找我是因为她也下载了拨号精灵,用了以后觉得跟她的想法比较接近。我们第一次见面在中关村的车库咖啡,她觉得这是一件可以做大的事情。经过两三次的商谈,我决定进入创新工场。

  其实那段时间我想了很多。我的确是从做拨号精灵中找到了另外一种感觉。我发现在内心深处我还是一个技术员,虽然离开联众后也玩过几年,离开技术已经有十年左右了,但是当我再次接触技术的一瞬间,所有东西都回来了,好像我从来没有离开过,那些东西可能是被我刻意掩盖的。我最终决定跟随内心的指引,选择继续回到过去的生活方式,而不是去做一个旅行家,天天过着“另类”的日子。

  我并不认为这是一种创业的激情,而是做事情的激情。因为我觉得创业可能需要更为高远的目标,有坚定的决心非要做成一件事,而像我这个年纪,已经没有这种心气。我现在所拥有的,是我从年轻时代就烙印在骨子里的东西,就是去做一件我愿意去做的事情。能不能做可能是次要的,就算不成,我也很高兴。所以我当初就觉得,我要投入到这件事情当中,认认真真地、负责任地做一做。

  联众的教训

  1996、1997年,我们创业做联众的时候,中国互联网还属于一片荒芜。那时候做什么都是大量的机会,甚至搞几个域名,今天都有可能发了横财。但我们那时候更加茫然无助,没人能告诉我们一条路的前方是坦途还是陷阱。但是我们相信自己能做,那就做。这是对创业来说很重要的一种精神状态。

  这种荒芜现状的一个弊端就是没有参照。比如说我们被收购,公司到底应该卖多少钱,我们应该持有多少股份,这些我们都不了解。我们都是纯搞技术的,没有什么商业头脑,我们创业的时候很朴素的心态就是把事情做好,我们很幸运地也把事情做好了,但是由于商业上经验的欠缺,我们损失了很多个人的利益,而且更重要的是失去了在联众的发言权,以至于最后我们只能离开公司。我认为这是联众没有跟同时期的网易、新浪等其他公司一样做得那么大的主要原因。(注:1999年,联众被中公网以1000万人民币收购79%股份,鲍岳桥、简晶、王建华三个创始人均分21%的股份)

  联众的市场份额最后被腾讯挤占了。其实我本来是有一个措施的,但我这个措施不是应对腾讯的,是为了应对联众未来的发展,因为联众不可能永远停留在最早的产品形态上面,它一定要跨越。我当时就想,现在联众已经做了5年了,后面的5年,如果不跨越的话,突然出现一个跟你一模一样的东西,人家还比你有资源,怎么办?结果腾讯这样的公司果然出现了,如果你不去提前想,不去未雨绸缪,到时候再做准备就来不及了。

  事情是人做的,一旦人的力量产生不了的时候,事情很自然地就失去了价值。我一直觉得网易的丁磊是一个很有头脑的人,网易上市,他个人竟然持有50%以上的股份,这是很难做到的。在初期对价值的判断使得他以后把事情越做越好,因为他的决定是不会被否决的。不像我们,一旦把股份让出去,不管你是不是人才,公司的未来都不由你决定了。一厢情愿地想把事情做好,最后别人觉得没有必要、不用这样,你成了局外人。

  一件事情是因你而起,因为有你而有价值。如果因为一些错误的判断,或者错误地引入一些资源,而导致了公司方向产生偏离,甚至彻底地消失,这是对你之前构思的未来的一个否定。

  联众的这次创业经历告诉我,作为创业者一定要坚持自己,在认清自己能力的情况下,坚持自己的理想。不能轻易被别人或者外部原因所左右或者摇摆,因为创业的过程肯定会遇到很多困难,这时候就需要有一颗强大的内心,坚持下去。这个事情对我的积极影响可能就是怎么在创业初期做好一个正确的价值判断。

  和时间赛跑

  屁股决定脑袋,人在哪里你就是什么人。创业的人就需要有归零的心态,可以带进来你的经验和能力,不能把过去的意识也带进来。况且我就算再厉害也是原来厉害,不代表现在厉害。所以我跟现在的这些年轻人在一起,不能说我原来有多厉害,今天就没压力了,我压力反而更大。我可能因为有一些更好的经验,能够知道怎么样做得更好,但是我的精力和身体真的比不过他们了,有一段时间我都感觉自己是在拼命。

  因为编程真是一个体力活,到了我这把年纪,精神上、体力上比不了从前了。现在对我来说,加班已经是家常便饭了,我回到家最少也要工作到11、12点。其实真正的困难不仅仅是编程的过程,编程的过程就是一旦想明白了就编完了,最痛苦的是想明白这个过程,其次是编完了以后的检验过程。比如我花三天构思明白,编程我可能半个钟头就编完了,但是编完我还要再花一到两天来检验,验证我编的东西跟我想的是不是一回事儿。

  整个过程可能要花一个星期的时间,这个过程是很痛苦的。普通的编程人员只需要经历那半个小时的编程时间,不需要经历构思和验证那两步。看起来我好像很轻松,告诉别人需要这样、需要那样,但是在这背后,我可能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在构思和验证。拨号精灵的整个产品,所有的功能、每一个环节我都需要这样去做一遍。

  你觉得一个人熬得住吗?但是我就必须得这样熬。年轻的时候我是可以熬的,现在可能很多年轻人也是在这样熬。如果他们不熬,我还没压力,但是他们一旦开始熬而我又熬不过他们的时候,我怎么办呢?所以说这个世界永远是年轻人的世界。从做拨号精灵到现在,这一年来我瘦了10公斤,尤其是从今年开始这半年,熬的比较多一点。现在拨号精灵在iOS上已经发展到400万左右用户了,而且这段时间正好是我们新版的一个比较关键的时刻。白天有一些杂事也要去处理,真正能静下心来去写代码,只有晚上在家里,甚至是九十点钟以后,才可以认认真真地完全投入。

  我现在还有另外一个问题。年纪大了会健忘,发现某个小问题,必须马上把它改掉,要不然到第二天想不起来,很有可能就会成为以后一个致命的bug。晚上编程一开始做,基本上两三个钟头就做完了。试一试,有可能突然发现一个小问题,不改不行。所以我经常发生的情况就是,发现了一个小问题,马上又开始做,又过了两三个钟头,然后紧接着又是一个小问题,一看表已经是凌晨五点了。年轻的时候,过几年这样的日子都觉得还能挺住,但是年纪大了以后,这样搞几次我就受不了了。

  现在新技术层出不穷,就算不去学,我也要去了解它。比如说现在有一个什么最新的技术,但是我从前没做过,那我可能至少会花两三天的时间去研究它,然后去写代码来验证它,通过最终的验证得出我是不是可以掌握这项技术。这项工作有时候也是需要熬夜的,幸好我现在不是需要所有都精通。我觉得一个真正好的产品经理、程序员,最大的能力是要善于借力打力,而不是做什么东西都是像开疆拓土一样重头来。

  我最早是做操作系统的,做完操作系统以后出来做联众。(注:简晶是中国龙DOS操作系统的开发者)很多人觉得我应该继续做操作系统,或者说应该做更大的事情,怎么会去做小游戏,小游戏没什么前途,对我表示怀疑。但是,联众最后做成了。现在也有人会说,像游戏这么赚钱的事情,你又有经验,为什么不接着做游戏呢?我觉得人这一辈子就几十年,除非做一件事却可以做到很伟大,最后变成世界巨头,成为一个伟大的人,那是很好的,但是如果做不到那个程度,完全可以多尝试尝试,不要在一个泥潭里不断地来回滚。

  联众的创业经历教会了我坚持,知道有些事情必须要去做,不管它再辛苦,眼前觉得再无聊、再没有意义,甚至被别人诟病或者不理解,还是要去做。对一件事要求细微的程度,说明对事情认识的细微的程度,一个被忽略的很小的细节,都有可能决定产品的成败。为什么成功的总是少数呢,就是因为少数人把一些多数人不愿意做的事情做了。【转载务必注明:世界创业实验室-elab.icxo.com】

  【世界创业实验室-讯】简晶是中国最早成名的一批程序员之一, 1992年在云南昆明明星公司推出“中国龙”1.0版时,简晶年仅23岁。

  在新一代的互联网江湖里,简晶的名字已经有些隐没下去。简晶是国内最早的综合网络休闲娱乐服务商联众游戏的创始人,2004年离开联众再次创业,后因对互联网极度失望不再创业,转作天使投资人。如今因为看到移动互联网的机会,再次创业开发了App拨号精灵。

  这个亲历过传统互联网萌芽初期时代、又正在经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老兵,对当下的创业有何心得与把握?在他看来,从2005年到2010年,中国的市场环境都不适合创业!直到移动互联网时代到来,巨头失去了垄断的土壤,真正的创业机会才来了。他说,以前创业是刻意去创业,现在创业是为了用户。

  《创业邦》采访了简晶。以下为简晶口述,创业邦整理:

  在做拨号精灵之前,我没想过要再创业,只是单纯地喜欢iPhone。我感觉当时App的开发环境特别像我们以前在电脑上开发软件时的环境,于是就想做个东西玩一玩,随便找了一个我在iPhone上感觉不舒服的切入点通讯录,因为我觉得iPhone的联系人管理用着太麻烦了。

  去年4月份,我就动手开发了拨号精灵的第一个版本,自己用了用,觉得还可以,后来给身边的朋友用,他们也觉得不错,于是我就把它放到了App Store上,没想到确实挺受欢迎,在没有任何推广的情况下,第一天就就有600多个下载。我意识到,这个市场需要这样一个软件。

  但我还是不觉得要再去重新创业,我只是想做一件自己喜欢的事情。我过惯了自由自在的生活,远离工作已经有几年了,再让我过朝九晚五的生活,能不能干得了我心里都没底。但当真正开始做事情的时候我才发现,内心对做事情的渴望远比过那种过自由自在生活的渴望更强。

  拨号精灵是我接触移动互联网以后的第一次尝试,现在把它当作创业项目在做,整个过程可以说是无心插柳。

  移动互联网找回激情

  离开联众之后的几年,我不太想去做具体的事。做过些天使投资,那时候的天使投资不像现在那么疯狂,现在好像已经成为了一个新兴的行业。我那时候做天使投资,因为没有经验,也没有投太多,只是在找一些自己觉得不错的非互联网行业在投。因为我不看好互联网这个行业,可以说在移动互联网出现之前,我越来越不看好这个行业。

  因为那个时候互联网属于巨头垄断的行业,不是创业者的天堂,根本就没有规范化的生态圈、生态链。即便再有想法,巨头随随便便就可以把你吃掉。没有资源,没有足够大的平台把事情推起来,做任何事情都是白做。在2005年到2010年这五年间,中国的整个互联网环境特别不适合创业。小团队、小公司要做事情难度很大,投资环境也不健全,很多规范没有形成,问题太多了。

  我在这期间做过社区、电商、图片分享,在做拨号精灵之前的最后一次创业是做图片分享网站逗秀网,那是在2009、2009年左右,但是太难了,中国的互联网创业环境太难了。直到移动互联网兴起,我才看到一线曙光。垄断的市场变好了,变革性的东西产生了,我突然发现,连微软倒掉的可能性都出现了,更不要说寄生在微软之上的软件公司,皮将不存,毛将焉附?当巨头失去了垄断的土壤,真正的创业机会也就来了。

  到了去年六七月份,用户数上了一个数量级,不再是几万,我的心态已经发生了变化,而且这种感觉从未有过。我以前创业是刻意去创业,包括做联众的时候也是真的想去做一家公司,抱着一定要把事情做成的心态。但是这次我没有这种压力,而是随着用户往上涨,心态随之调整。我做得越来越认真,慢慢就觉得凭我一个人的力量想要做好已经不太容易了。我可以继续凭兴趣去做,但是这样是对用户不负责任,于是我产生了认真地做这件事的想法。

  我做一件事情需要一个理由。一旦要做,那就认真做,不能有游戏的心态,不能随便做着玩。最终让我做创业决定的是用户。一开始是有人喜欢,到后来用户量越来越多。我得对用户负责吧?用户提的建议我得改一改吧?他们提的一些要求我得加进去吧?做着做着我就觉得这个东西不再是为自己而做,是为别人而做的。

  去年7月,创新工场的合伙人朗春晖通过微博找到了我。实际上微博我也是开着玩的,从没有想过弄一个大号微博。在做拨号精灵之前我对业界丝毫不关心,我的微博账号是在去年才注册的。郎春晖找我是因为她也下载了拨号精灵,用了以后觉得跟她的想法比较接近。我们第一次见面在中关村的车库咖啡,她觉得这是一件可以做大的事情。经过两三次的商谈,我决定进入创新工场。

  其实那段时间我想了很多。我的确是从做拨号精灵中找到了另外一种感觉。我发现在内心深处我还是一个技术员,虽然离开联众后也玩过几年,离开技术已经有十年左右了,但是当我再次接触技术的一瞬间,所有东西都回来了,好像我从来没有离开过,那些东西可能是被我刻意掩盖的。我最终决定跟随内心的指引,选择继续回到过去的生活方式,而不是去做一个旅行家,天天过着“另类”的日子。

  我并不认为这是一种创业的激情,而是做事情的激情。因为我觉得创业可能需要更为高远的目标,有坚定的决心非要做成一件事,而像我这个年纪,已经没有这种心气。我现在所拥有的,是我从年轻时代就烙印在骨子里的东西,就是去做一件我愿意去做的事情。能不能做可能是次要的,就算不成,我也很高兴。所以我当初就觉得,我要投入到这件事情当中,认认真真地、负责任地做一做。

  联众的教训

  1996、1997年,我们创业做联众的时候,中国互联网还属于一片荒芜。那时候做什么都是大量的机会,甚至搞几个域名,今天都有可能发了横财。但我们那时候更加茫然无助,没人能告诉我们一条路的前方是坦途还是陷阱。但是我们相信自己能做,那就做。这是对创业来说很重要的一种精神状态。

  这种荒芜现状的一个弊端就是没有参照。比如说我们被收购,公司到底应该卖多少钱,我们应该持有多少股份,这些我们都不了解。我们都是纯搞技术的,没有什么商业头脑,我们创业的时候很朴素的心态就是把事情做好,我们很幸运地也把事情做好了,但是由于商业上经验的欠缺,我们损失了很多个人的利益,而且更重要的是失去了在联众的发言权,以至于最后我们只能离开公司。我认为这是联众没有跟同时期的网易、新浪等其他公司一样做得那么大的主要原因。(注:1999年,联众被中公网以1000万人民币收购79%股份,鲍岳桥、简晶、王建华三个创始人均分21%的股份)

  联众的市场份额最后被腾讯挤占了。其实我本来是有一个措施的,但我这个措施不是应对腾讯的,是为了应对联众未来的发展,因为联众不可能永远停留在最早的产品形态上面,它一定要跨越。我当时就想,现在联众已经做了5年了,后面的5年,如果不跨越的话,突然出现一个跟你一模一样的东西,人家还比你有资源,怎么办?结果腾讯这样的公司果然出现了,如果你不去提前想,不去未雨绸缪,到时候再做准备就来不及了。

  事情是人做的,一旦人的力量产生不了的时候,事情很自然地就失去了价值。我一直觉得网易的丁磊是一个很有头脑的人,网易上市,他个人竟然持有50%以上的股份,这是很难做到的。在初期对价值的判断使得他以后把事情越做越好,因为他的决定是不会被否决的。不像我们,一旦把股份让出去,不管你是不是人才,公司的未来都不由你决定了。一厢情愿地想把事情做好,最后别人觉得没有必要、不用这样,你成了局外人。

  一件事情是因你而起,因为有你而有价值。如果因为一些错误的判断,或者错误地引入一些资源,而导致了公司方向产生偏离,甚至彻底地消失,这是对你之前构思的未来的一个否定。

  联众的这次创业经历告诉我,作为创业者一定要坚持自己,在认清自己能力的情况下,坚持自己的理想。不能轻易被别人或者外部原因所左右或者摇摆,因为创业的过程肯定会遇到很多困难,这时候就需要有一颗强大的内心,坚持下去。这个事情对我的积极影响可能就是怎么在创业初期做好一个正确的价值判断。

  和时间赛跑

  屁股决定脑袋,人在哪里你就是什么人。创业的人就需要有归零的心态,可以带进来你的经验和能力,不能把过去的意识也带进来。况且我就算再厉害也是原来厉害,不代表现在厉害。所以我跟现在的这些年轻人在一起,不能说我原来有多厉害,今天就没压力了,我压力反而更大。我可能因为有一些更好的经验,能够知道怎么样做得更好,但是我的精力和身体真的比不过他们了,有一段时间我都感觉自己是在拼命。

  因为编程真是一个体力活,到了我这把年纪,精神上、体力上比不了从前了。现在对我来说,加班已经是家常便饭了,我回到家最少也要工作到11、12点。其实真正的困难不仅仅是编程的过程,编程的过程就是一旦想明白了就编完了,最痛苦的是想明白这个过程,其次是编完了以后的检验过程。比如我花三天构思明白,编程我可能半个钟头就编完了,但是编完我还要再花一到两天来检验,验证我编的东西跟我想的是不是一回事儿。

  整个过程可能要花一个星期的时间,这个过程是很痛苦的。普通的编程人员只需要经历那半个小时的编程时间,不需要经历构思和验证那两步。看起来我好像很轻松,告诉别人需要这样、需要那样,但是在这背后,我可能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在构思和验证。拨号精灵的整个产品,所有的功能、每一个环节我都需要这样去做一遍。

  你觉得一个人熬得住吗?但是我就必须得这样熬。年轻的时候我是可以熬的,现在可能很多年轻人也是在这样熬。如果他们不熬,我还没压力,但是他们一旦开始熬而我又熬不过他们的时候,我怎么办呢?所以说这个世界永远是年轻人的世界。从做拨号精灵到现在,这一年来我瘦了10公斤,尤其是从今年开始这半年,熬的比较多一点。现在拨号精灵在iOS上已经发展到400万左右用户了,而且这段时间正好是我们新版的一个比较关键的时刻。白天有一些杂事也要去处理,真正能静下心来去写代码,只有晚上在家里,甚至是九十点钟以后,才可以认认真真地完全投入。

  我现在还有另外一个问题。年纪大了会健忘,发现某个小问题,必须马上把它改掉,要不然到第二天想不起来,很有可能就会成为以后一个致命的bug。晚上编程一开始做,基本上两三个钟头就做完了。试一试,有可能突然发现一个小问题,不改不行。所以我经常发生的情况就是,发现了一个小问题,马上又开始做,又过了两三个钟头,然后紧接着又是一个小问题,一看表已经是凌晨五点了。年轻的时候,过几年这样的日子都觉得还能挺住,但是年纪大了以后,这样搞几次我就受不了了。

  现在新技术层出不穷,就算不去学,我也要去了解它。比如说现在有一个什么最新的技术,但是我从前没做过,那我可能至少会花两三天的时间去研究它,然后去写代码来验证它,通过最终的验证得出我是不是可以掌握这项技术。这项工作有时候也是需要熬夜的,幸好我现在不是需要所有都精通。我觉得一个真正好的产品经理、程序员,最大的能力是要善于借力打力,而不是做什么东西都是像开疆拓土一样重头来。

  我最早是做操作系统的,做完操作系统以后出来做联众。(注:简晶是中国龙DOS操作系统的开发者)很多人觉得我应该继续做操作系统,或者说应该做更大的事情,怎么会去做小游戏,小游戏没什么前途,对我表示怀疑。但是,联众最后做成了。现在也有人会说,像游戏这么赚钱的事情,你又有经验,为什么不接着做游戏呢?我觉得人这一辈子就几十年,除非做一件事却可以做到很伟大,最后变成世界巨头,成为一个伟大的人,那是很好的,但是如果做不到那个程度,完全可以多尝试尝试,不要在一个泥潭里不断地来回滚。

  联众的创业经历教会了我坚持,知道有些事情必须要去做,不管它再辛苦,眼前觉得再无聊、再没有意义,甚至被别人诟病或者不理解,还是要去做。对一件事要求细微的程度,说明对事情认识的细微的程度,一个被忽略的很小的细节,都有可能决定产品的成败。为什么成功的总是少数呢,就是因为少数人把一些多数人不愿意做的事情做了。【转载务必注明:世界创业实验室-elab.icxo.com】

elab.icxo.com

关键词:            
  评论 文章“App拨号精灵创始人简晶谈互联网创业心得”
1、凡本网注明“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创业实验室”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经本网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创业实验室”,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凡注明“来源:xxx(非本站)”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始出处单位及原作者所有,本网不承担此稿侵权责任。
3、欢迎各类型媒体积极与本站联络,互相签订转载协议。
4、如著作人对本网刊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于知道该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联系本网,否则视为自动放弃相关权利。
5、联系我们:contact@icxo.com;投稿邮箱:article@icxo.com,欢迎赐稿。
[返回首页]  [如何创业]  [创业测试]  [创业故事]  [论坛讨论]
相关阅读
 一个草根的网络创业经验分享
 什么样的夫妻适合创业:夫妻创业的秘诀和
 你是否具备创业者身上的10大特征?
 湖南小伙创业致富“折腾经”
 农村小本创业小伙月赚10万
 80后小情侣DIY创业
邮件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