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创业实验室 > 创业者区 > 创业故事  
 
创业指南 如何创业 创业经验 创业测试 创业者区 女性创业 青年创业 小本创业 二次创业 网上创业 创业故事 大学生创业 计划书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F1教父”郁知非:浮浮沉沉创业路

2008-02-15 11:56 来源:青年创业网  

摘要:被誉为“足坛大亨”、“F1教父”的郁知非在“上海社保案”的涡流中轰然倒下。检视他的足迹,人们发现,这位出没于上海滩灯红酒绿名利场中的风云人物,去掉其背后的权力之手,竟是如此弱不禁风。在他的政治经济学游戏中,一切其实只是个幻影。
[1] [2] 下一页

关键字:郁知非 创业测试 创业项目 创业网 创业 

  
    被誉为“足坛大亨”、“F1教父”的郁知非在“上海社保案”的涡流中轰然倒下。检视他的足迹,人们发现,这位出没于上海滩灯红酒绿名利场中的风云人物,去掉其背后的权力之手,竟是如此弱不禁风。在他的政治经济学游戏中,一切其实只是个幻影。

    平心而论,在体育产业的发展上,郁知非在许多方面确有开创之功,商业眼光和运作能力也堪称一流,所以,中国足协在他离去时对其麾下的申花俱乐部评价,“是中国足球职业化8年中最成功的俱乐部之一”。

    然而,进军足球不是他有心栽花,而是特定时期的特定需要,所以,在上海滩这个混杂了权力、商业、名利等多重因素的足球舞台上,一旦他表演稍有懈怠,被迫离去的下场就不可避免。

    更可悲的是,离开申花的郁知非依然无法主宰自己的命运,闲置半年后,在一次更大规模的烧钱运动中,他再一次地被推上了前台,尽管“花钱没他的份,挣钱才是他的工作”。

    权力,让郁知非名动江湖,在最后,也将他掀翻在地。郁知非多次自比许文强,或有转千湾转千滩之意,如今一语成谶。

    借用张爱玲的一句话,生命对郁知非而言是一袭华美的袍,看似光鲜,实际上爬满了蚤子。

    郁知非沉浮录

    成也人脉,败也人脉

    经过半年的沉默,上海滩曾经的体坛大亨郁知非终于有了官方结论——5月21日,新华社发布消息,“在担任上海申花足球俱乐部董事长兼总经理和上海申花国际贸易公司董事长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侵占俱乐部、公司资金,用于支付个人购房款等。”

    这一结果多少有点出乎意料,作为被“上海社保案”牵涉进去的官员,其问题却和社保案无关。

    一些与郁知非相熟的朋友认为郁知非在上海的人脉连累了他,不然不致锒铛入狱;另有朋友则反驳,没有这些人脉,郁知非也就无法成为上海滩的足球大亨和F1教父,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不过,这一切都和郁知非无关了。知情人说,已经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的他目前正被关押在安徽的某个地方,静静等待着司法机关对他的处理。

    插队青年

    早年的郁知非十分普通,生于1952年的他,是上海市卢湾区人,“文革”爆发时,刚刚初中一年级。和当时的大多数同龄人一样,他加入了红卫兵的行列,到全国各地“大串联”,包括去北京见毛主席。

    1969年,年仅17岁的他从大上海千里迢迢来到黑龙江虎林县迎春镇,到生产建设兵团的八五四农场插队当兵。

    那时,郁知非给人的印象是“聪明、头脑灵活”,有着“超越同龄人的成熟”,但是,干活方面不够踏实。一位和他一起插队的知青回忆,在当时政治氛围极浓的环境中,郁知非曾被上面调查过是否加入过“牛、马、羊”小集团——“具体说呢,牛、马、羊就是对领导拍马、对下面吹牛、上面追查下来要像一只绵羊。”

    调查最后不了了之,但农场就此给郁知非留下了不好的印象。多年后,一同插队的知青聚会,邀请郁知非,他从来不去,也不再和这些当年的知青战友来往。

    不过在郁知非口中,“这10年(指下乡插队)对我的一生影响很大,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都是在这个时期形成的,我感谢这段日子,我对东北怀有很深的感情!”

    此外,插队给郁知非带来的另一个影响就是,农场的马受惊,压伤了他的腿,他得以回到上海休养,脱离了农场生活。

    厂长郁知非

    回上海后,郁知非一边收废品,一边利用空余时间学习大专的课程。

    此后,街道成立安置剩余劳动力和回沪知青的街道工厂,郁知非得以进入黄浦区集体事业局下属的三灵电机厂工作,开始了他的事业之旅。

    从工人干起,郁知非先后做过仓库保管员、销售科长等,一步步升任厂长。那时,他给人的印象依然是“脑子活络,主意蛮多”,“在市场营销上很有一套”。

    三灵电机厂最初生产电子琴、空调用的风扇等电子产品,工人只有108个,固定资产仅有3万元,生产流动资金几乎为零。

    1984年,在郁知非等人的主导下,三灵厂成功跻身国家轻工业部确定的74家“国家洗衣机生产专业厂”之一,获得洗衣机“生产许可证”,开始转型生产“申花”牌洗衣机。

    在当时产品供不应求的环境下,三灵厂办得风生水起:1986年,与上海家电批发公司联合建立申花洗衣机全国总经销处;1988年9月,与上海久事公司、上海交电家电商业(集团)公司成立上海申花电器联合公司;1988年企业被评为国家二级企业,当年产值达到1.3亿元,创利1133万元,向市场提供双、套桶洗衣机30万台,成为上海黄浦区集体企业中的第一大厂。

    由此,郁知非也囊括了一个企业家所能拥有的所有名誉,上海市劳模、十佳个人、全国五一劳动奖章等等。

    一个能说明郁知非当时开拓市场行为的细节是,他利用第11 届亚运会的机会,把电报与广告巧妙地融为一体,引起了世人的关注。

    1990 年10 月8 日《文汇报》全文刊登了这份电报稿:“北京亚运村第11 届亚运会中国体育代表团:值此第11 届亚运会闭幕之际,谨祝贺你们领先一步,勇夺金牌第一!十数天来,你们顽强拼搏,气势如虹,战绩辉煌,捷报频传,全国人自豪和振奋。“领先一步”是中国体育昨日艰辛创业的记录;“领先一步”也是申花电器一如既往孜孜以求的目标。向你们致敬!向你们学习!

    顺致:崇高的敬礼!

    上海三灵电器总厂、上海申花电器联合公司全体员工

    1990 年10 月7 日

    一位和郁知非有着二十年交情的朋友评价,那时的郁知非是“一位成功的企业家”,尽管有些不太重视技术研发,但是在市场营销方面却是一个天才,而且为了工厂的发展殚精竭虑——“1987年11月到1988年11月的一年中,他五次胃出血,工作时间是在早上七点半至晚上十二点,春节几乎都在工作岗位上度过。”

    “明明知道喝酒等对身体不利,却不得不应酬于官场、商场之间。”提起当年的一段往事,一位三灵厂的老员工感叹。

    结缘足球

    也是在这一时期,郁知非结识了他一生中最为重要的人脉关系。公开报道显示,1987年起任黄浦区区长的陈良宇多次带领国外嘉宾去三灵电机厂参观、考察。

    也是这层关系,让企业家郁知非开始结缘足球。

    上海的市足球代表队最初叫上海足球队,赞助商一直不太稳定,上世纪八十年代中,赞助商为上海金星,因此冠名“上海金星”,后来由生产凤凰自行车的上海自行车三厂赞助,因此冠名“上海凤凰”。

    1991年,广东顺德的神州热水器厂以20万人民币将球队的冠名权买走,这刺激了上海市的有关领导。他们找到当时任三灵厂党支部书记兼总经理的郁知非:“你看看,同样是做热水器的,人家有这种意识,你就没有?”

    于是,1992年,郁知非同样以20万元的价格将球队冠名权购回,但作为一家和足球并无关联的电器生产厂家,郁知非起初对足球并不热心。1993年,冠名权又被另外一家叫“爱可发”的胶卷厂买走。

    是年底,正在美国开会的郁知非被急召回国。其时,全国正在搞足球改革,已经升任上海市领导的陈良宇希望上海能够先行一步,就把这个任务交给了有点经验的郁知非。

    上海申花队的前领队张德发回忆,“事实上,当时上海知名度大、规模大、实力强、效益好的企业有的是,为什么单单选中申花作试点呢?这确实反映出郁知非的活力、魄力和眼力。”

    “他(郁知非)知道,区领导让他做的事,对企业、对个人可能都是一次可遇而不可求的机遇。尽管有些事的前景充满了未知数,甚至风险很大,但只要有勇气、有眼光,努力去做,成功后的回报是难以估算的。” 张德发说。

    开拓之举

    如今来看,郁知非的足坛大佬地位很大程度上来自于他当年运作申花足球俱乐部的许多开拓之举。

    1993年,中国足球刚刚实行职业化联赛制,同年12月10日,上海申花足球俱乐部正式成立,作为第一个以俱乐部形式独立运行的球队,实行的是董事会领导下的总经理负责制,这迈出了上海足球事业走向市场化、社会化的第一步。

    操盘申花俱乐部伊始,郁知非便显现出独特的企业家视角。其时,许多足球俱乐部还均停留在“联办”的基础上——企业出钱、体委出队、球队冠名,诸如广州万宝、北京神州、辽宁东药等,这在改革初期起过重要作用,但问题亦随之而来:谁出钱,球队就跟谁走,双方一闹矛盾,一个抓钱,另一个抓队。

    郁知非的举措是一步到位,把足球队运动员的关系统统转到俱乐部里,把“联办”改为自办,体委只是协助。如此一来,大大提高了企业投资足球的积极性。

    同时,郁知非将球队成绩与金钱挂起钩来:董事会根据每个队员的特长和表现,决定队员的薪水和奖金,比赛好再另行奖励,奖金也拉开档次,这大大刺激了球员的积极性。

    申花足球队成立之后的第一场比赛,是对沈阳海狮,俱乐部发誓“第一炮一定要打响”。订下的奖金标准是:主场取胜奖3万元人民币,打平一场1万元,客场取胜则奖5万元。后根据主教练徐根宝的建议,主客场胜球的奖金改为一样多,都是3万元人民币。

    在奖金的刺激下,球队不负众望,首战告捷。赛后,按照赢球场次奖金分配的规定,俱乐部立即将3万元奖金按照各人的比赛情况进行了分发,主力队员每人拿到了2800元。这在当时是个不小的数目。

    其他方面,郁知非一些运作方式也颇令人称道。1999年7月,郁知非成功运作了曼联与申花的比赛。携“三冠王”之荣耀前来上海的曼联,尽管

    贝克汉姆、队长基恩、主教练弗格森都没有随队前来,但由于运作成功,比赛获得了巨大的收益。

    在敲定曼联队35万美金的出场费后,郁知非说服了夏普负担这笔费用,后来百威又赞助了20万美金,比赛场内的广告牌,则以40万人民币一块出售,最后售出24块,门票销售1000万。

    一场赛事下来,申花净赚1600万。据说,这是中国足球俱乐部单次比赛净赚最多的一次。 elab.icxo.com

[1] [2] 下一页

关键词:            
  评论 文章““F1教父”郁知非:浮浮沉沉创业路”
1、凡本网注明“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创业实验室”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经本网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创业实验室”,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凡注明“来源:xxx(非本站)”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始出处单位及原作者所有,本网不承担此稿侵权责任。
3、欢迎各类型媒体积极与本站联络,互相签订转载协议。
4、如著作人对本网刊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于知道该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联系本网,否则视为自动放弃相关权利。
5、联系我们:contact@icxo.com;投稿邮箱:article@icxo.com,欢迎赐稿。
[返回首页]  [如何创业]  [创业测试]  [创业故事]  [论坛讨论]
相关阅读
 惨痛教训!千万富翁沦为乞丐的创业路
 投资经验之谈:股神巴菲特的赢家暗语
 创业奇迹:50只鸡成就一个亿万富翁!
 财富苦行僧:解密亿万富翁孙大午的梦和痛
 创业故事:七旬老翁竟然自断低保借钱创业
 创业故事:创业激情背后的失落与感慨
邮件订阅: